聯成電腦技術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68|回復: 0

[分享] TED 講者:快樂不是得到想要的,而是感謝已有的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7-12 10:29: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艾德.考夫曼是老喬咖啡公司裡的採購主管,現在這家連鎖咖啡店在紐約和費城共有 19 間分店。
艾德同意在雀兒喜區的老喬咖啡公司總部和我見面。他帶著我進到會議室,那兒有一張圓桌。「謝謝你讓我今天早上喝到了咖啡。」我說話的時候明確地看著艾德的雙眼。我說我今天上午在住家附近的老喬買了一杯咖啡,並且在來的路上喝掉了。
「你喜歡嗎?」
「喜歡。」
「你喜歡哪一點?」
「嗯,咖啡讓我醒腦,而且很好喝。苦苦的,對吧?我的味蕾不是很刁鑽。」
「這個可以訓練。」他說。艾德看起來像年輕的英國搖滾樂天才艾維斯.卡斯提洛(Elvis Costello),他也戴眼鏡,還有那種調調。
艾德全然迷戀咖啡。要證據嗎? 他蜜月的時候竟然選擇去麻州上五天密集咖啡品味課程。他休假時會去各家咖啡廳「喝濃縮咖啡喝到掛」。 他聊咖啡的神情就和其他人聊起失聯已久的女朋友一樣。他回憶起他在厄瓜多喝的咖啡時說,「那真是一杯意義深遠的咖啡。」他描述咖啡的時候會用很多細緻的比喻,就像吊書袋的侍酒師一樣。「我還記得那麼一杯咖啡就像奇幻電影《巧克力工廠》中美味持久的糖果一樣,層出不窮的香味在我的口中不斷爆發。」
我們才聊了幾分鐘,我就已經很感激艾德對這種棕色飲料如此熱情。我或許無法完全體會微妙的口感,但在某個程度上,我知道艾德靠他的淵博知識能為我挑選出最好的咖啡,就是因為他這麼費盡心思地篩選咖啡,所以我點餐時才完全不需多想。這就是為什麼大家很難時時維持感激,為什麼感激要如此刻意: 因為當別人替你把事情都做好了,其實大部分的功夫你都看不到。
桌上有七個棕色紙杯,而且有編號。艾德在品嚐咖啡之前不想先知道產地。他想要公平客觀地品味咖啡。這些咖啡來自世界各地:哥倫比亞、迦納、多明尼加、巴布亞新幾內亞。
「來吧,」他說,「這就是品咖啡的方法。」
艾德拿湯匙沾一下其中一杯咖啡,然後唏哩呼嚕地喝一口,那真的很大聲,好像搞笑劇一樣,看起來就像喜劇演員亞當.山德勒(Adam Sandler)在高檔法國餐廳故意學豬喝湯一樣。
「你一定要充分混合咖啡與空氣,讓咖啡噴濺在口腔裡。」他說,「口腔裡每個角落都有味蕾——臉頰裡和口腔頂部都有。」
我也試著唏哩呼嚕喝下一湯匙,但我不夠大聲。
我的聲音像短笛,他的聲音像低音號。
艾德在口中漱咖啡,然後吐在一個黑色痰盂裡。
「你覺得怎麼樣?」他問我。
「不錯,可能有點酸?」其實我用猜的。
艾德點點頭。「我嚐到一點柑橘味,但帶點蜂蜜香。」他拿出 Moleskine 筆記本,寫了幾個字。
德為每杯咖啡投入了上千小時,可是每天我都胡亂灌下去
如果是艾德喜歡的咖啡,他會把它放在老喬咖啡連鎖店的菜單中比較顯眼的位置。連鎖店雖小,但帶著文青氣息,很多咖啡師都留著鬍子,店裡也有許多社會意識的象徵。他們付給農夫的酬勞比公平交易的價格更高,標榜透明交易,你可以看到櫃檯上介紹著今日特選農場。
我問艾德是否能看他的筆記,他就給我看了幾行。他的敘述明確到很可愛也很好笑:消化餅、橘子、鳳梨翻轉蛋糕。
艾德會說這咖啡有點蘋果味,但不是一般的蘋果,他會說,「這讓我想起粉紅佳人或加拉這兩個品種的蘋果。」
「我最愛烘烤過的蜜桃和楓糖,」他告訴我,「如果我的筆記裡有那種,那就是挖到寶了。」
像艾德這樣的品味大師一直在尋找不同的變化:口感、酸味與果香的平衡、後味。
「你一定要避開菜味和皮革味太重的咖啡。」艾德對我說。
就和很多痴迷於咖啡的人一樣,艾德覺得星巴克的咖啡都烘焙過頭了,太苦,喝不出果香。「我只有在極度缺乏咖啡的急難狀況之下才會去星巴克。」
艾德知道不是每個人都能體會咖啡的細微口感,他剛進這行的時候是在一間比老喬咖啡更強調匠人手藝的咖啡廳煮咖啡。
「我們的客人會走進來說『我要喝咖啡』,然後我就要問:『好,你想喝哪一種?你喜歡什麼風味?』然後他們說,『隨便,他媽的只要咖啡就行了。』」
我懂那種感覺,有時候你就是需要他媽的來杯咖啡。
不過,我下定決心:我要更懂得品味。這樣才對,你想想艾德和其他人為每一杯咖啡投入了上千小時,可是每天上午我都胡亂灌下去,就和狗在喝水一樣。
「感激」可以改變時間觀,讓時間慢下來
我想起在感恩專案剛開始的時候,我曾經打電話給史考特.貝瑞.考夫曼(他不是艾德的親戚),他是作家也是研究人員,他曾經在賓州大學開過一堂很熱門的「正向心理學與感恩」課程。我需要一點關於感恩的科學背景。
感恩和活在當下有很重要的關係,會讓你覺得很多事都辦得到,」 史考特說,「這需要專注與品味。感激可以改變我們的時間觀,讓時間慢下來 。讓我們小鼻子小眼睛的煩躁感慢慢淡化,或至少消失一會兒。」
重點是,我們如果匆匆度日,就很難心懷感激,因為我們一直想著等一下要做什麼,其實這就是我以前過日子的方式。我們要很清楚眼前的一切,要停下來嗅嗅花香,聞聞消化餅、泥土、皮革的味道。
今天我和艾德品嚐咖啡時,試著練習心理學家所稱的 「品味冥想」。我讓咖啡在舌間停留 20 秒,這聽起來好像沒有很久,但我不想讓艾德在旁邊空等(只要你每秒都認真,20 秒其實威力強大。質重於量,對吧?)。
我專注體會這杯飲料的黏性、酸度、苦澀⋯⋯是杏桃味嗎?我還是分不太出來,但我開始有點頭緒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聯成電腦技術論壇  

GMT+8, 2019-9-19 12: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